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小 BLOG

This is the place where I pour into lov

 
 
 

日志

 
 
关于我

人生之路,从起点到终点,奔波忙碌中也遇人无数。能有缘遇到,同路,并肩走上一程,即算缘分和幸事。然而人生的残酷在于,绝少或者没有人能一路相陪。所以,人,注定了要学会一个人走。

网易考拉推荐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2017-04-28 17:50:52|  分类: 山水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如果一味沉溺于感官享受,那么人的智慧一定很浅薄。也就是说,只有从声色繁华中超脱出来宁静沉思的人,才能具有大智慧,去把握纷繁的人生和无穷的宇宙,当一幅作品呈现在我面前的时候,让我爱不释手,但却无闻自语。接着看这幅作品的曲子,却又无法描述看后的心情,此时,语言是苍白的,唯有作品的声音,和作品唱出的歌声来击中心灵,打动灵魂。事实上杰出艺术家并不是为了“美”而创造艺术,而是为了表达某种思想和观点,可我这样理解,有的作品不是艺术家对社会现象进行观察和思考形成的唯一指定答案。而是和大众互动的过程。这样我认为才是超然纯粹的美。。。

人体,之为裸露的身体,并不是对某种隐私的揭露,而是一种画面的敞开,随着西方古典意义上对人体完美比例结构的表现不再成为主导,人体之为裸体,仅仅保留着对观看本身的敞开性,使可见性可能,随着颜料本身的表现力独立出来,人体成为画面上绚烂的躯体,或者,就是与艺术家自身身体相关,如何相关?如同英国画家弗洛伊德和培根那样,是对生命肉身触感或触觉的还原。人体之为人体,一直是对“触摸”的诱惑,如何在“自已触摸”与“不可触摸”之间找到人体到来的秘密?因此,在这个时代,人体裸露自身,不可能是色欲的诱惑,也不可能是对人体美感的塑造,而是发现人体内在的一种野性,一种鬼魂一般气质的发现!如何捕获到这如此原始又如此不可捉摸的身体气息呢?不只是一个人体在裸露,而是几个人体在彼此地暴露,但是在暴露中却激发更多的困惑,裸露并没有带来透明的关系,而是让我们迷失在肉体之间不可能的关系之中,这些裸露的身体在寻求一种互相的触摸,但是他们又惊恐于这中裸露的关系,最后,似乎只有痛感在裸露。艺术家李晓林最近名为《肉体的困惑》系列以及《守护系列》的人体作品,就触及到了这些肉体困惑的秘密。

对于当代画家,必须找到一种方式把绘画本身还原到它与肉身的关系上,甚至不是去“画”肉体,而是去让肉体去“接触”肉体,这既是图像上或者画面形式上让不同的肉体相互接触,去摸索接触的可能性与不可能性,这既是李晓林所言的“困惑之所在”,也是让作画方式具有某种肉身性,因此不仅仅是作画,而就是以作画的这肉身与要画的画面上的肉身有着某种艺术的内在关联!如何让绘画也成为一种肉身的行为?这就是画家李晓林自己摸索出来的方式,是的,是“摸索”,但汉语这个词几乎无法翻译,因为它悠着触摸和探索的双重含义,很好地传达了画家对艺术本身的一种肉身经验,画家必须发现自己特有的对生命肉身的表达方式。

把绘画的手法还原到触感,这是打开触感与肉体的关系,身体是在触摸中生发出来的,身体之为肉体,并不是解剖学意义上的对象化肢解的躯体,而是“可以触摸”和“不可以触摸”的身体,是在触摸之中,在对界限的触及中,达到一种生命的触知的,以及,由此触感的展开,让身体在延展中常开空间。绘画之为绘画,就是让彼此触感的肉体打开画面内在的生命空间。

中国当前的架上绘画都要么拾取了手绘的手感,成为一种图像的制作,要么成为材料的奴隶,材料本身与自己的生命没有关系,还要么就成为传统写实的习作和联系,或者要么成为主观表现的宣泄,却依然触及不到肉身,如何以肉身的方式触及到肉体?这绝不仅仅是认真去“画”一幅人体画就可以获得的,而是要去触摸到肉体,以画家自己艺术化的肉身生命触摸到画面上的那个虚构的肉体,只能以肉体的方式触及肉体!当今似乎并没有多少人领悟到这个肉身之间内在的相关性:生命的触感是以身体来触摸身体,身体是在触摸中出场的。以对象化和技术化的方式无法触及到肉身,而仅仅是对肉身的我在观看。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李晓林的绘画:对肉体与植物的深切触摸 - 小小 BLOG - 小小 BLOG
 
      绘画,首先是对混沌的深入和被动地经验,在李晓林这里,现在以这些破碎的植物枝条及其相互的错叠,形象地按时了无序和混乱。这些所谓的植物枝条,如同断枝,如同竹叶的植物肢体,其实也是身体,是肉体,是生命体,是被折断的灵魂,不仅仅是形体,而就是有着在叫喊的灵魂,在颤栗和痉挛的灵魂,或者是无法发声而默默忍耐的灵魂体。这些肢体其实就是画家从画那些彼此之间无法触摸的肉体的扩展,因此这些植物其实也是有着肉体的生命气息!这些肢体,以其棱角,以及富有表情的不同样式,重叠在画面上,这里有李晓林对混沌独特的经验:混沌既是破碎开来的,这些噪音一般的肢体,是它们无序的错叠与纠集,是心乱如麻,是无法命名的尖锐的刺痛,是无处不在的搅扰,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动乱而灾变的年代,晓林的作品以其独特的情绪语言传达了这个时代的阵痛。

 如何照亮这些内在的疼痛?这是画家有时以光感强化这些无序堆积的植物肢体的某一些,似乎使之得到某种抚慰,是光在抚慰,是触摸本身的动作带来了光,这在画面上如风席卷的光,温暖而明亮,似乎柔化了这些破碎的肢体,这里几乎隐含这某种拯救的指向这光无疑也是绘画在触感中发出来的,这是绘画自身发出的内在之光,也是绘画的自身拯救。

 我们已经知道,画家是以触摸的方式画出这些破碎的肢体的,这是他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打开混沌。中国当前对混沌悠着经验的画家尽管不多,比如曾梵志早期对死亡的红色躯体的强烈表现和面孔的激烈燃烧为标志的早期作品,以及他最近几年以极强写意性的乱笔来画那些纯然由枝条构成的风景,他才找到了打开混沌的新方式,曾梵志以各种粗细不一的笔,画出带有强烈中国传统写意的线条来表现交错的枝条,还带有强烈的光影色彩效果,很好地结合了中西方艺术的精髓。但是,如果我们面对李晓林的作品,一但知道他是以手指在画面上触摸出这些破碎的枝条,我们会加惊讶,李晓林更加彻底地回到了绘画的本身,这就是回到绘画之手与画面相触的那一刻,我们知道当代抽象水墨中有张羽以手指蘸水或者颜料来直接接触宣纸的《指印》作品,在李晓林这里,他也同样决然地是放弃了笔和刀,回到最初作画的时刻:那是寻找对画布的最初接触,以什么方式回到最初的那个接触点?这既不是描绘,也不是书写,不是刻画也不是描摹,尽管有些相似于涂鸦但涂鸦可能用笔等等,而仅仅剩下触摸,让手指最为自由地伸展,从而代开画面的空间,这是中国迄今为止第一个全然以触摸而画出作品的画家。如同中国传统最初水墨作品的产生,据说就是来自己于王洽的泼墨,是按照泼墨自然流出的墨迹自自然然地以手指来作画,李晓林以手的触摸来塑造形体,确实有着最初创造的喜悦。当然,这也是与我们前面讨论过的画家曾经做过陶艺的手感相关,因此,李晓林走向以手指的触摸来作画,是有着内在生命触感与摸索的轨迹:中国文化本身对手指的触感,比如对毛笔的使用,陶艺的制作之为手艺,都有着细腻的触感本体,回到触感,回到柔软地触感,就是回到艺术的开始。

不仅仅如此,以如此触感的方式打开画面之后,画什么呢?除了上面的人体,李晓林开始画植物,尽管他名之为植物,其实他画的不仅仅是植物,而是生命的风景,灵魂的风景,甚至他们就是灵魂在破碎中彼此触感的肢体,他们是有着血肉的肢体,尽管画家并没有画出血肉,但是这些破碎,尖锐的残肢断片,就是生命的余象,似乎是折断的灵魂,无法回家的被离弃的灵魂,现在它们聚集在一起,还在彼此刺痛。画面上满幅的断枝,很多有着锐角,如同这个时代一个个迷茫的灵魂,在彼此的寻觅中却只能彼此伤害,这与画家人体作品上那些彼此迷茫的肉体的境遇相似,画家是以植物的抽象形体来表现我们时代的精神处境。

 让我们惊讶的是,这些带有尖角以及在尖叫的断枝或者肢体,却是以最为柔软的手指抹出来的,以棉布和手指摸出如此有着棱角的肢体,这是画家在柔软与尖锐之间达到了如此彻底地相互转变,想必画家的内心经历了巨大的挣扎。而且是满幅的构图,似乎这尖锐的断枝还在生长,他们还在痛苦地生长,在痛苦中生长,他们因此有着内在地坚韧:李晓林作品上的这些枝条,有时候也并不缺乏柔软与深情的表情,除了坚韧,还有一中柔韧,这与触摸本身的作画方式相通,似乎画家的手指,如同绘画本身,带来一种轻柔地爱抚,让这些枝条之间彼此深情的关注,带来一中内在的关切。 这些枝条或者肢体之间的亲密接触,打开了一个内在灵魂的空间,这是灵魂的窃窃私语,是彼此深切的关怀,这是一个充满情感密度的世界。
    绘画似乎也在召唤我们去轻轻触摸这些枝条,绘画再一次唤醒了对触摸的召唤,对生命本身的爱抚之情。
    画家还以其无比的激情表带了对生命的彻底拥抱,在那幅名为《写生与创作》的描绘向日葵的静物作品上,我们看到光滑的花瓶中盛开的向日葵所发出的闪亮的光芒,似乎是斑斓的色彩在自身在开放,是光线在开花,是生命在唱歌。
 
李晓林
1961年 生于中国山西省太原市
1990年 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毕业
1999年 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同等学历研究生毕业
2007年 法国巴黎国际艺术城访问
现为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客座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理事。
网摘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