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小 BLOG

This is the place where I pour into lov

 
 
 

日志

 
 
关于我

人生之路,从起点到终点,奔波忙碌中也遇人无数。能有缘遇到,同路,并肩走上一程,即算缘分和幸事。然而人生的残酷在于,绝少或者没有人能一路相陪。所以,人,注定了要学会一个人走。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2016-12-21 12:53:04|  分类: 中外油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北京瑞丰达文化《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姚宏儒简历,1963年9月生。安徽滁州人。

1986年安徽阜阳师范学院美术系毕业。1986年安徽滁州学院任教。2002年9月至今,在浙江台州学院艺术学院任教。1991一1992年南京艺术学院油画系读研究生课程班。2001一2002年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第四工作室访问学者。2009一2010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油画院访问学者。2011加入中国油画院课题组。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我经常胡思乱想。

真、善、美。什么是真?什么是善?什么是美?谁排的序?为什么不是美、善、真?它们之间是递进的、由低级到高级的关系吗?真,不一定是善和美的;善,一定是真的,但却不一定是美的;美,则一定是既真且善的。可以这么理解吗?还有,人们常说:昨天、今天、明天,似乎好理解,但真的有今天吗?你看时间——滴、答,中间是什么?似乎什么都没有。人们总爱说当下如何如何,什么才是当下?

我相信直觉,并相信自己的“看”,且安于不求甚解。

朋友们在那里站着、坐着或躺着,他们就在那里站着、坐着或躺着。我只是在画画而已,且喜欢画画这个事实而已。很纯粹。

画画是真实的,而且很幸福。如果幸福是真实的,那它一定是善的和美的吧。

自学画画以来,就一直画人。我发现,自已根本无法说清其中的缘由,现在还是如此。"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多美!我却只满足于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我尊重模特儿,画画时他(她)们愿意怎样就怎样,说说话,听听歌我都悉听尊便,并且,不去刻意了解他(她)们的性格或经历之类。模特儿多数是学生。课余时间不多,也就画个半天或一天。只要有人愿意站着或坐着让我画,这就够了。我一般会按照他(她)们本来的样子作画,不作修饰。如果有条件能长期保持同样的姿势,那再好不过了 (其实根木不可能!)我喜欢画细节,那些平凡的细节,对我来说,却充满了魁力。

威廉·莱勃儿认为:依照人们的本来面目作画,那么其灵魂也就一定到画上去了。何谓"本来"?'我知其然,但不迫间其所以然!我一般也会象莱勃儿一样,坚持在一种统一色调的光线效果下描绘自然的本质。何谓"本质"?我同样知其然,不追问其所以然!画的过程中根本不去想素描、色彩、透视……对象吉诉了我一切。

我只是看过去——无为地看。从来不去想一张画怎样才算画完。只要有时间就多画一会,我能一直画下去,哪怕一个局部。通常情况是约好了半天或一天,那就在半天或一天完成。每一笔都当成最后一笔。所有的关系都对了画中人才会呼吸,才有生命。这点很难很难。画,是视觉的,她拒绝言说。画,是属于空寂的心灵。因此,画人,画物其实都是多维度的交融,它需要心领神会。

看见的东西是真实,因为,眼见为实。等你以为捕捉到真实了其实她又显现为另一种真实。何谓"真实"?我同样知其然,不追问其所以然!所以,我不捕捉什么,我知道我什么都捕捉不到。画,只能证明曾经的相遇、相感、相知,过程中领略那悲凉的空虚!我对画的基本要求是:要顺眼,因顺眼,才美。无为境界?这是需要不断追求的。

目前只画人像,有什么意义?何谓"意义"?我同样知其然,但不迫间其所以然。我只是无为地看,诚恳地画。我不想言说,因为一说便错!我创造一个个意象。她们使言说变得多余。我只管画,不要所谓思想。有的人满腹经论,但画不美:有的人画美,却不识字。关键在于什么是"美"?何谓"美"?

我不捕捉什么,我知道我什么都捕捉不到。画,只能证明曾经的相遇、相感、相知,过程中领略那悲凉的空虚!我只是无为地看,诚恳地画。我不想言说,因为一说便错!我创造一个个意象。她们使言说变得多余。我只管画,不要所谓思想。知其然,但不追问其所以然!平时一个人画画。孤独但不寂寞,宁静却不空虚。突然想起王维的诗句——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我仍然在不可言说中画下去。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中国油画院课题组成员之 姚宏儒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